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70章

第170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番外:李颂篇2】
  
      李颂再睁开眼时,对面的小姑娘正一脸不解地看着他。
  
      他手上的力道太重,捏得她粉唇紧紧抿起,那双清澈黑亮的眼睛闪过不安和惊惶。李颂一眨不眨地盯着这张脸,虽与他认识的魏箩有些不同,但却是同一个人。他张了张口,正要说什么,旁边的角门霍然被人推开,一个穿蜜合色裙子的婆子走出来,破口道:“不是让你赶紧走么?你当英国公是什么地方,想来便来,想进便进?你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模样,五老爷岂会答应见你一面?”边说边朝地上啐了一口。
  
      李颂眉心微拧,握着魏箩手腕的手松了松。一瞬间的功夫,魏箩便挣脱了他,转身朝巷子深处跑去。她跑得极快,当李颂回过神时,她已经消失在巷子口尽头。
  
      李颂只觉得手心一松,仿佛什么东西离他而去。他转头看向那位满脸怒容的婆子,问道:“怎么回事?”
  
      那位婆子是看门的老妪,去年刚来英国公府,一见魏箩穿着简陋,便把她当成了攀关系、打秋风的穷丫头。料想她应当是跟府里哪个丫鬟或者婆子认识,这才打着五老爷的旗号想进府来。婆子晓得李颂的身份,脸色立马来了一个大转变,堆叠起笑意道:“李世子有所不知,那个丫头来过好几趟了,说自己要找五老爷,您说这五老爷能是她想见就见的么?奴婢把这事儿跟五太太提过,五太太特地吩咐奴婢,千万不能让她进府的……”
  
      婆子说了一大堆,李颂越听脸色越沉。
  
      直至最后,他一言不发地转身,往魏箩离去的方向而去。陆实见他不上马车,不免追上去问道:“少爷,您去哪儿?不回府么?”
  
      李颂没有回答,步履走得很快。
  
      可惜他最后把整个巷子都找了一遍,仍旧找不到魏箩的踪影。巷子的尽头连着一条熙攘的街道,兴许人是从这儿跑远了。李颂站在巷子尽头,街上人来人往,他回想起方才那个婆子的话,面无表情,过了半响,又重又狠地往墙上砸了一拳。
  
      陆实瞧着都疼,一面纳闷李颂今日为何如此反常,一面小心翼翼道:“少爷,您认识刚才那姑娘?”
  
      李颂沉默片刻,接着词不达意道:“回府。”
  
      陆实一愣,旋即忙说好,回去命车夫将马车赶来此处,没头没脑地回了汝阳王府。
  
      回来后李颂直接去了书房,命人再次调查当年英国公府的五姑娘被拐卖一事。
  
      陆实虽然不懂他为何对一个外人如此上心,但到底还是老老实实地下去调查了。
  
      这次带回来的消息与上回没什么区别,时间过去得太久了,想要彻底查清楚,很有些不容易。李颂回想了一遍那婆子的话,沉思良久,对陆实道:“找几个人随时盯着杜氏的动向,一旦有任何异常,立即告诉我。”
  
      陆实颔首,临走前实在憋不住了,问道:“世子爷,小人斗胆问一句,您是不是认识那个五小姐?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英国公府的人都不管了,您为何还要查?”
  
      李颂顿了顿,道:“正是因为旁人都不管了,我才要管。”
  
      这一世仿佛跟他度过的那一世有些不同,魏箩竟然不是英国公府的五姑娘,魏常弘也跟李襄定亲了,究竟哪里出了差错?他要彻查清楚,弄明白怎么回事。
  
      陆实讷讷,没再多问。
  
      *
  
      此后李颂又去了英国公府两次,每次都刻意绕远路从角门出去,却再也没有见过魏箩。
  
      这日李颂跟高阳长公主一同来到英国公府,高阳长公主跟五太太杜氏说了几句话,大意是希望李襄嫁入英国公府后,杜氏能待她宽厚一些,婆媳之间好好相处。杜氏虽是平远侯府的外戚,但在长公主面前身份还是差了好几截儿的,态度端的恭谦,语气也颇和气,对高阳长公主的话自是没有反驳。待高阳长公主离开时,她亲自把长公主送到门口,全程赔着笑脸。
  
      杜氏见外头不知何时下起了雨,忙让丫鬟拿来两把伞,送到高阳长公主面前。
  
      高阳长公主谢过杜氏,扶着丫鬟的手走上马车,一回头见李颂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处,道:“颂儿,你怎么不走?这雨眼看便下大了,快上来,免得感染风寒。”
  
      李颂抽回神智,对高阳长公主道:“我跟人约了事,母亲先回去吧,我先走一步。”说着接过丫鬟手里的油纸伞,撑开,只带了陆实一个人,往另一边走去。
  
      高阳长公主在后面叫了他几声,他恍若未闻,继续前行,很快便消失在巷子口。
  
      高阳长公主着急地皱眉:“这孩子……”
  
      雨丝细细密密,伴随着冷风,打湿了李颂的袖子边。因是深秋的缘故,雨虽不大,但却裹着透彻心扉的寒意,每走一步,便觉得从头到脚冷上一分。李颂始终面不改色,来到英国公府的角门,那里木门紧闭,既没有上回凶神恶煞的婆子,也没有那个惶恐受惊的小姑娘。
  
      李颂站在角门前,伫立许久,油纸伞挡住了他的眉眼,只露出一个弧度完美的下巴,看不出他是什么表情。
  
      陆实等候片刻,不见李颂有任何动作,出声问道:“世子爷,您在等人么?”
  
      少顷,李颂终于动了动,大步往角门旁的巷子里走去,扔下一句话:“你在这儿等着,不必跟上来。”
  
      陆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亦步亦趋地跟着李颂走了两步,见李颂步履果决,也就慢慢停了下来,望着李颂的背影不明所以。
  
      李颂走入前两日魏箩消失的那条巷子口,走了十几步,巷子越来越深,道路也越来越狭窄。雨水顺着屋檐上的瓦当滴下来,落在青石铺就的地砖上,“叮咚”一声,既清脆又寂静,想必是很少有人经过,四周都冷情得不像话。李颂渐渐放慢步伐,往另一条胡同里走去,上回他没有走这儿,直接出了巷子,今日走得慢,是以才注意到这儿还有一条路。
  
      李颂走了十来步,然后停在一个突出的屋檐跟前,举着伞,静静盯着那一处。
  
      屋檐下的姑娘察觉有人到来,缓缓从膝盖里抬起头,黝黑水亮的杏眼眨了眨,先是一愣,旋即微微抿起粉唇,也回视了李颂一会儿,再慢吞吞地低下头。脾气倒是有些倔,既不说话也不吭声,就这么静静地缩在角落,活像被人遗弃的猫儿。
  
      上回她是躲在英国公府的角门被他发现了,所以才害怕,这回她可没做什么。
  
      两人就这么一个站着,一个坐着,谁也不开口,直到雨越下越大,俩人的衣摆都被雨水打湿了。
  
      魏箩提了提裙子,露出一双粉缎绣兰花的鞋头,又往屋檐下缩了缩。她衣服虽旧,但却洗得很干净,不脏,只是脸上蹭了一点儿墙上的灰,瞧着可怜巴巴的。
  
      李颂第一次见到魏箩这般可怜的模样,上一世,魏箩总是骄傲任性的,无论做什么都理所当然,那份傲劲儿既让人恨得咬牙切齿,又让人情不自禁地想接近。
  
      从未有过这般孤单柔弱的模样。
  
      李颂看了一会,忽而垂眸,轻轻地笑了一声。
  
      他笑起来挺好看的,本就眉眼清俊,神清骨秀,只是常常摆出桀骜不驯的模样,让人有些反感罢了。
  
      魏箩被他笑得莫名其妙,看了他一眼,收回视线继续盯着脚尖。
  
      她本以为只要找到英国公府,便能轻易地跟父亲相认,未料这英国公府这般难进,她前前后后来了五六次,但是都被人赶了出来。方才更加严重,那个婆子还找来府里的仆从教训她,好在她跑得快,否则这会儿还不知道被打成什么样呢。
  
      魏箩心情低落,不知如何才能见到父亲魏昆一面。
  
      正思索时,魏箩的余光瞥见旁边的人动了一下。
  
      李颂上前,不给魏箩反应的机会,弯腰抓住魏箩的手腕,把她从地上提起来,转身就走。
  
      魏箩吃惊,一边往后退一边企图掰开李颂的手掌,睁着圆溜溜的杏眼道:“你是谁?你要带我去哪儿?你放开我。”
  
      离开屋檐后,雨水从胡同上方的落下来,很快打湿了魏箩额前的碎发。那双眼睛在雨水的洗涤下愈发澄亮,仿佛蒙着一层水雾,倒映出李颂的影子。李颂松开手,把伞放到她的头顶,垂眸看了一眼她的手腕,方才被自己握过的地方已经红了,红痕上方还有一圈淡淡的青色,想必是上回见面时被他弄伤的,到这会儿还没好。
  
      他记得自己当时的力气很大。
  
      因为怕她逃走。
  
      李颂垂在一侧的手动了动,抬起,轻轻拨开她额前的碎发,挽到耳后,目光灼灼地看着她道:“跟我走。”
  
      魏箩直视他的眼睛,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不容置喙和掠夺,下意识摇头:“不……”说着转身便往回跑,她确信自己并不认识此人,他三番两次地找到自己,莫非是为了拐卖她?魏箩想起小时候的经历,从脚底升起一阵寒意,更不能跟他走了。
  
      李颂抓住她的手,这回没有使劲儿搦着她的手腕,只是紧紧握着她的手指头,不让她走。“魏箩,我再说一次,跟我走。”
  
      魏箩睁着大眼睛瞧他,“你是谁?”
  
      李颂怔了怔,是了,这辈子她不认识他,怎么可能愿意跟他走。且就算知道,依照她上辈子讨厌他的程度,更不可能跟他一起回去的。李颂就这么一言不发地看着魏箩,看得魏箩心头更加不安,许久,他才低声道:“我是李颂。”说完以后,他捏了捏拳头,仿佛极力克制某种情绪,嗓音越来越低:“我……找了你很久。”
  
      魏箩既惊讶又困惑,“你为何找我?”
  
      李颂抬眼看她,眉峰微微低压,淡淡地移开目光。
  
      魏箩这才发现他右脸眼睛底下有一个淡淡的胎记,形状很别致,像一只蝴蝶,倦怠地栖息在他的眼睛下,给这张脸平添几抹独特。
  
      魏箩盯着他的胎记出了神儿。
  
      少顷,李颂又把眼神移回来,眉头微拧,许久才掀唇道:“你不是想回英国公府认亲么?我帮你。”
  
      *
  
      陆实捧着新买的衣裳进屋时,仍有些云里雾里。世子爷出去了一趟,怎么就带回来一个姑娘?还让他特地从外面买了一身儿姑娘家的衣裳?这是怎么回事,他天天跟着世子爷,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存在?
  
      况且世子爷没有直接把她带回汝阳王府,而是安顿在另一处的别院。这是李颂先前买的院子,很少过来,只有偶尔喝醉时才来此处歇歇脚。如今把人带来这里,必定是不想让高阳长公主和大小姐晓得,否则汝阳王府还不得闹翻天不成。藏得这般紧,不知道心里有多么宝贝呢。
  
      陆实捧着衣裳敲响了直棂门,门内一个丫鬟打开一条缝,把衣服接了进去,重新关上门。
  
      方才下了一场秋雨,世子爷担心人家着凉,还特特让人先洗了个热水澡。
  
      啧啧。陆实冲着门内摇了摇头,他可没见过世子爷这么紧张一个人。
  
      陆实回到书房,抬头看向站在槛窗前的李颂。
  
      李颂已经换了身青莲色直裰,察觉到陆实到来,头也不回地问道:“衣服送到了么?”
  
      陆实点头,“回世子爷,已经送过去了。”
  
      李颂没再多问。
  
      约莫过去半个时辰,他掐准时间离开书房,来到暂时安顿魏箩的房间。没有让人通传,直接推门而入。
  
      房里熏着香,味道清幽,是李颂惯常用的那一种。他停在掐丝珐琅小插屏后,看向藤面罗汉床上的姑娘。魏箩刚洗完澡,身上穿着陆实新买的衣裳,樱粉色的衫裙铺在身后,腰上束着两掌宽的腰带,腰肢不盈一握。她正低头擦头发,乌发垂在一侧,露出雪白纤长的雪颈,侧脸精致好看,睫毛又长又翘。只有这种时候,她才显得格外乖巧,像一尊粉雕玉琢的瓷娃娃。
  
      李颂定定地看着她,怎么都看不够似的。
  
      魏箩看到地上出现一双墨色绣金暗纹的靴子,抬头往上,对上李颂高深莫测的乌目。
  
      魏箩滞了滞,放下手中的巾子,缓缓坐直身体,想了想道:“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方才说帮她回英国公府认亲,可是他怎么知道……魏箩确定他们从未见过,那这又是怎么回事?
  
      李颂没动,看着她道:“我妹妹李襄同英国公府的六少爷订了亲。”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魏箩挺直的背脊僵了僵。英国公府的六少爷,她自然知道是谁,那是她的弟弟魏常弘。她在英国公府外徘徊了这么多日,却始终没有见过他一面,不知他目下如何,他们分别十年,常弘还记得曾有过她这个姐姐吗?
  
      李颂又道:“李襄不想嫁给魏常弘。若要退亲恐怕不容易,唯有从杜氏入手,杜氏若是品行不端,心肠歹毒,那汝阳王府便有理由退了这门亲事。”
  
      魏箩不傻,虽说在村里生了近十年,但头脑还是灵光的。“你怎么知道杜氏品行不端?又怎么知道我的事?”
  
      李颂沉默一瞬,深不见底的乌瞳看向她,眼里掩藏了诸多情绪,最终只化成一句话:“你所有的事,我都知道。”
  
      魏箩:“……”
  
      丫鬟进屋,送来一瓶活血化瘀的药膏,低头递到李颂面前便出去了。李颂等魏箩擦干头发后,坐在她的对面,曲起一条腿,执起她的手腕放到自己膝盖上,倒了一些药膏在手心,搓热,覆在魏箩的手腕上轻轻揉搓。李颂第一次摸她的手,这才发现魏箩的手腕细得不像话,跟自己一比,好像一折就会断似的。这么纤细的身体,当时哪儿来的力气把簪子狠狠刺进他的身体?
  
      李颂垂眸,替她上好药后,仍旧握着魏箩的手腕,没有松手。
  
      魏箩瞅着他,试着抽了抽,没抽动。
  
      魏箩抿唇,叫他:“李颂?”他刚才好像是这么自报家门的。
  
      这一声“李颂”唤回了他的神智,他抬了抬头。以往魏箩叫他的名字时,不是带着厌弃,便是带着憎恶,眼里永远流露出一种深恶痛疾的神情。如今她就在眼前,眼神干净,清清澈澈,带着些微好奇和疑惑,兴许是刚洗完澡的缘故,她酥颊粉红,浑身都散发着清清淡淡的香气。李颂的瞳孔缩了缩,握着她的手更紧了些。
  
      魏箩拧眉,提醒他:“我的手……”虽然她感谢他给自己上药,但也不能一直握着啊。
  
      只是话没说完,下一瞬便被李颂压在了罗汉床上。
  
      李颂一只手撑在她的头侧,一只手死死地扣着她的手腕,沉着脸,叫她:“魏箩。”
  
      魏箩仰头看着上方的脸,动了动,换来的却是他更紧的桎梏。她道:“你干什么?放开我。”
  
      李颂没有放开她,盯着她看了许久,俯身,慢慢将她整个人圈进怀里,脸庞小心翼翼地贴着她的脸颊。他太渴望这样亲密的碰触,以至于她就在怀里,还是觉得不真实。那么娇,那么小,原来抱着她是这般滋味。李颂咬住她小巧的耳珠,含在口中,一圈一圈细细地舔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