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童养媳是个什么鬼 > 番外四 金殇与阿馨

番外四 金殇与阿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在一本所谓的禁书中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天生灵体,生而无泪,身心承受极大痛苦方能流下心血之泪晶,是乃长生之药引!不管是不是真的,他都想试一试!
  
  即使她不能流下泪晶,那么她的体内的灵气也足够他多活个几百年了吧!这些时间也足够他将剩下的事情处理完。不过引渡她体内的灵气还需配合特殊的功法,这等阴阳调和的方法,要等她成年后才可呀!而且她这等薄弱的身体也需得药物孕养,不然能否活到成年也未可知。
  
  “要不族长选一任妻子一同照顾孩子?”有长老这样建议道。
  
  “不用。”金殇在婴孩的额头印下一吻,“她就是我的妻子!”随后手中捏印,在她印堂之上种下婚契!何为婚契?从种下婚契开始,那她就是他的妻子,那就是属于他们之间的灵犀。他能在她危险之时感应到她的位置。
  
  长老们瞠目结舌!
  
  “这……族长这是要养童养媳……”
  
  上官紫馨从此由金殇亲自抚养。
  
  虽然没有养过孩子,但金殇活了六百来岁,这带孩子也见得多了,不管是动物还是人类。他知如今首先便要解决这孩子喝奶的问题。既然是奶,那么不管是人奶还是动物的奶应该都是可以的吧,他这样想着。
  
  然后他去捉了一只刚生产的母鹿,为避免母鹿不情愿伤到小婴孩,于是将它全身麻醉,随后将婴儿放置到母鹿肚子处。
  
  想着这孩子闻到奶味,该会像小鹿一般自己寻着吃才是。
  
  但事实并不如此,她不过只是个三个月大的婴儿,母鹿的味道不是母亲的味道,她不停哭闹,无论如何也不肯喝一口。
  
  金殇犯了难,也不愿去找那几个长老,自己亲口说要自己抚养,不假于人手,现在出去求助,岂不是很没面子!
  
  后来他想到了降魔录中有一只千年狮妖,当年曾试图勾引他,被他给封印在了书中。
  
  他威逼利诱学得带孩子之法,转眼又将美艳狮妖抛到一边,细心照顾小馨儿!
  
  狮妖:要不是看他长得好看,我才懒得教他!
  
  总之她才不会承认自己才是中了“美人计”的那个人!
  
  时间一天天过去,上官紫馨也渐渐长大,牙牙学语到第一次学会走路,金殇居然第一次心中充满了成就感,就算当初他造出降魔录的时候也不及如今的多。
  
  小阿馨三岁后,金殇觉得时间到了,于是便带着她出了虚谷,四处寻找那些珍稀药材。又是投喂,又是泡澡。总算将她的体质调整过来了!
  
  途中抓到一只三百年的鼠妖,小馨儿非常兴奋的拿出降魔录,准备将之收录进去,但却被金殇一把夺了过去。
  
  “族长大人?”小阿馨瞪着一双紫眸,疑惑的看着他。
  
  “这鼠妖还没我年纪大,收他作甚?占地方……”
  
  金殇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去。
  
  “族长大人,等等阿馨!”她努力的追了上去,也不忘回过头来警告鼠妖:“念在你第一次犯错,这次就饶了你,若有下次……”她想了想,又不能将它关进书里,该如何处理?眼看金殇越走越远,情急之下便说道:“若有下次,抽你手心……嗯四百下!”反正每次她做错事,族长大人都是这么罚她的,只不过最多就打十下。这四百下应该是很严重的惩罚了吧!
  
  鼠妖苦笑:这是被嫌弃了呀……明明,他只是去农户家偷了点东西吃而已。
  
  阿馨七岁的时候,偷偷进了族长大人的书房,对于族长大人非常宝贝的降魔录感到非常好奇,于是她找到了那本书,开始认真翻看,并且自言自语道:“这些就是大妖怪吗?族长大人就是将你们收到这小小的一页纸上吗?这样呆着一直不动,你们会不会觉得僵……”她对着书页上栩栩如生的画像说着。
  
  当翻到第三页的时候,她看到一个鲛人的背影,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她就是觉得很美。
  
  “鲛人哥哥,你又是犯了什么错?我记得族长大人说过,鲛人是不能离开水的,你现在贴在纸上了,会不会很难受?”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好像看到那鲛人的背影颤了颤,她非常开心的拍了拍手,觉得鲛人哥哥肯定是赞同自己的想法才作出的反应!
  
  后来阿馨努力的练习画画,也每天会同那些书中的一众妖怪讲话,并且心血来潮的为各位大妖怪的书页上添上背景图画,或房子,或树木,又或者河流。
  
  但这件事很快便被金殇发现,奇怪的是他并未生气,听了她的解释后,反而还将降魔录改为了第二界!也许正是她的无心之举,才让这本原本死气沉沉的芥子空间有了灵气。生出了书灵!
  
  书灵第一次幻化人形是根据金殇的模样,所以他同阿馨的族长大人一模一样,不过她一直觉得书灵比族长更加的温柔,所以她更愿意同书灵在一起。
  
  金殇当然也乐得清闲,想着这丫头不过只是自己培育的一个药引而已,不必投入太多感情。正好有了书灵之后,他大多数时间便会将阿馨交于书灵照顾,自己便会去寻那些珍贵药材,毕竟带着个小孩,对付那些异兽还是有些麻烦!
  
  但阿馨素来心软,每次金殇回来总会给他惹一堆的麻烦。
  
  “族长大人,我不是故意的……他们说我没有娘亲,您什么时候给我找一个娘亲!”
  
  金殇很是无奈,本来养的是童养媳,如今被她当做了父亲……
  
  阿馨九岁,金殇来到一个叫做安喜的小县城,无意间看到一个少年,他模样竟与他年轻时的挚友百里孟明有七八分相像。
  
  后来他打听到原来这个少年名唤明崇俨,为安喜县县令的儿子,果真是孟明的后代!他观他天资聪颖,能言善辩,于是有意授他道术。
  
  敲响了县令家的大门,那小厮是个有眼色的,观他相貌气质不凡,连忙去通知主人家。
  
  县令家的门口站着一个白袍男子,他整个身子隐藏在宽大的兜帽内,看不见容颜,他的手里牵着一个身着红衣的小女孩,小女孩面容精致,奇异的是她的眼瞳竟是罕见的紫色。不多久,聚齐而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小女孩气了,她知道,族长大人一向讨厌被人围观,于是她用小小的身子挡在他面前,指着那些围观的群众大喝道:“看什么看什么……”
  
  而明崇俨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一个红衣小女孩怒气叉腰,对着围观的群众一通臭骂。
  
  “阿德说今日来了高人,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高人让他如此激动……”明崇俨边说便走到金殇面前。
  
  金殇没有理会阿馨在身后骂骂咧咧,看到身前那俊逸的少年缓缓抬起头来。他与他长得真是像呀!
  
  孟明,别来无恙……只可惜他不是……
  
  当他看到那一双金眸之时,内心震动,这个男子他见过,祖上所传的一张丹青,画中有两名男子坐在凉亭中饮酒,一人身着盔甲,模样与自己有七八分像,父亲曾说那是他们的祖上,百里孟明,晋国大将。而另一个是他的挚友,那身打扮正如眼前之人一般。特别是那双金眸,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忘记!
  
  “你……”明崇俨正要说什么之时,却见金殇摇了摇头,将身后的小女孩拉到身旁。
  
  明崇俨明白他的意思,对着他躬身行礼,然后侧过身子,做迎状。
  
  “先生,不介意进去喝杯热茶吧……”
  
  金殇点了点头,便在众人的唏嘘声中被明家公子给迎了进去。
  
  入府之后,明崇俨还未来得及问他的身份,金殇便开口道:“我欲传你一些术法,你可愿学……”
  
  少年轻挑眉头,他当然见过不少装神弄鬼的假道士,不过是图些钱财,而眼前之人,但是那容貌气质,便不可与那一般道士相提并论,更何况他与那画中人居然一模一样。
  
  “您是……”
  
  “我是何身份并不重要……你可愿学习术法……”他再次问到。
  
  明崇俨踌躇了一阵,问道:“何为术法?”
  
  “呵呵!”金殇轻笑一声,抬步走到院中,他看向那院中那一株盛开的牡丹面前,埋头轻嗅!
  
  “你瞧,这是什么……”
  
  “那还能是什么……牡丹——”明崇俨话未说完,眼前就出现让他难以置信的一幕,只见那牡丹花的花瓣竟一瓣瓣兀自的飘浮在空中,逐渐汇聚,越来越多,他从来不知牡丹花瓣居然会如此之多,就在此时,那花瓣中央竟出现一片艳红的衣角,随后那些花瓣开始向外散开,他这才看到那空中竟是站立着一位身着红衣的美人儿,她面容娇媚却不艳俗!姿态婀娜,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笑容。她飘然落地,伏首在金殇面前。随后起身翩然起舞。
  
  她的舞带起一阵香风,看得明崇俨如痴如醉。谁知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到大腿处一阵生疼,于是下意识的看向大腿,却发现跟在金殇身旁的那个红衣小女孩正在捏他的大腿,怪不得他如此疼痛。
  
  “小丫头,你捏我作甚……”他问。
  
  “你的眼珠子快掉出来了……”阿馨气急败坏的说道。
  
  明崇俨不想理会她,想着再看那美人跳舞,遂抬起头来,但眼前哪里还有那红衣美人,漫天花瓣!而院中的牡丹依旧好好的长在花盆里。
  
  “这是……”
  
  “这便是幻术……”金殇笑道。
  
  从此明崇俨边开始跟着金殇学习术法。
  
  他天资不错,学得也很快,但金殇却不曾让他叫过他一声师父,每次看到他,也不过是缅怀一下已逝的挚友罢了!他也并没有打算多呆。
  
  明崇俨每次学了新术法,都会在阿馨面前炫耀。
  
  “怎么样……漂亮吧……”他拿着他幻化出来的鲜花放于阿馨手中。
  
  “哼……你上次说要带我出去玩……说话不算数……”
  
  阿馨并不理他。
  
  “好了,别生气了,小阿馨,我练习缩地术有些时日了,不如趁着先生如今在书房看书,我带你去看长安的美景?”
  
  “真的吗?”
  
  “当然……”
  
  “崇俨哥哥最好了……”她抱着明崇俨狠狠的亲了一口。
  
  明崇俨脸上出现了一道可疑的红晕。
  
  外面发生的事情,当然瞒不过金殇,阿馨喜欢玩,那边随她去吧,也许是心中的那一份愧疚吧。
  
  但是当她回来后,金殇告知她,他们要走了,她却说道:“族长大人,我们可不可以不走,我喜欢崇俨哥哥,等我长大了,我要嫁给他……”
  
  金殇的脸一下子便黑了下来。
  
  当天晚上就收拾好,不告而别。
  
  虽然她醒后也曾哭闹不止,不过最终还是被他给哄好了。
  
  阿馨十岁,却不想被她听到了他与第二界的谈话,她逃跑了,他抓她回来,这次他无论如何哄她,她都不听,她是怨他的。
  
  然自己的大限将至,于是他封印了她的记忆,等待最后一味药材成熟,需要千年之久。修建古墓,构建天祭图,将自己同她一起封印在古墓中!
  
  如果注定要死,那么同她一起也是好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