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名门暖婚:战神宠娇妻 > 909章 番外大结局

909章 番外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厅里只穿着一个小吊带的荣思辛骑在只穿了一条内裤的杨涵翔身上,一边打一边数落着,“我让你给我换衣服,我让你偷看我,我打死你!”
  
      挨打的杨涵翔只是护着头,其他的地方敞开了让她打,还一边挨着打一边解释着,“你不仅吐了你自己一身还吐了我一身,我不给你换你怎么睡觉,荣思辛,我们可以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兄弟,就你那点东西还怕我看么。”
  
      “就算是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我现在长大了,你也不能这么对我!”荣思辛砰砰的又给了他两拳。
  
      t国警察听不动懂他们说的是什么,可热心的邻居却听懂了,邻居把他们俩的对话跟警察学了一遍,警察听完后想撤,但见荣思辛又抡起的拳头,往前凑了一步。
  
      “这位小姐,打人解决不了问题,有事你跟我们说,我们替你解决。”
  
      荣思辛正在气头上,皱着眉头吼道:“出去!老娘教训自己家人不用你们管!”
  
      警察碰了一鼻子的灰,转身出了门。
  
      好心的邻居还帮他们带上了房门。
  
      杨涵翔见人都走了,笑着拉住了荣思辛的手,“别闹了,我给你换衣服的时候,特意关了灯,我啥都没看见。”
  
      荣思辛怒视着他,“鬼信你的话!惦记老娘这么久,逮住这个机会你还能不看我!”
  
      杨涵翔的脸立时沉了下来,“荣思辛,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要是想对你做点什么,还用等到今天?别骑在我身上了,赶紧下去,要不然你一会儿又该说我想占你的便宜了。”
  
      荣思辛狠狠的扯了下她的耳朵,这才从他的身上下来,“起来,把衣服穿上给我做饭去。”
  
      “我衣服还没干呢。”杨涵翔躺在地上一点起来的意思都没有。
  
      荣思辛抬脚踢了他一下,“你出门连件换洗衣服都不带吗?”
  
      杨涵翔手搭着头,无奈的笑笑,“大姐,为了给你带吃的,我只带了一套换洗衣服,结果昨天晚上你把两套衣服都给我吐了。”
  
      “你说谁是你大姐!我可没你老!”荣思辛踩着他的大腿狠狠的碾了一脚。
  
      “啊——”杨涵翔夸张的叫出声。
  
      “你就装吧!看上你昨晚睡在客厅的份上,我借你一件睡袍。”荣思辛说着快步进了卧室。
  
      杨涵翔笑着坐了起来,幸亏他今早趁着她没醒就从卧室里出来了,要不然他还得挨顿打。
  
      荣思辛把睡袍从卧室里丢了出来,刚好砸在了杨涵翔的头上,“傻笑啥呢,赶紧做饭去!”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咱俩昨晚把能吃的都吃了,你让我做什么。”杨涵翔拿下粉嫩的小睡袍在身上比划了下,“你觉得我能穿得上么。”
  
      “那你就光着!”
  
      “这可是你说的!”杨涵翔作势要脱内裤。
  
      荣思辛气得拿着一个抱枕砸了过来,“你还真不把我当外人了。”
  
      杨涵翔笑着提了下内裤,“冰箱里还有两个鸡蛋,我去给你煎了。”
  
      “我家都穷成这样了?”荣思辛微蹙了下眉头,“就两鸡蛋我吃了你怎么办?”
  
      “我饿着呗,只要不饿你就行。”
  
      荣思辛见他进了厨房,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了下,回到卧室后拿起手机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挂满了衣服,她的,杨涵翔的,就连床单也洗了,荣思辛吸了吸鼻子,空气中都是洗衣液的香味,她的心突然一暖。
  
      荣思辛怕杨涵翔挨饿,用手机叫了两份早餐。等她洗漱完了,她摸了摸杨涵翔的衣服,半湿不干的,故意一上午能干。
  
      荣思辛拿着手机查看了下地图,她想着杨涵翔出来一次不容易,她得带他出去玩玩。
  
      杨涵翔煎好鸡蛋,给荣思辛送了进来。
  
      荣思辛抬眸看了他一眼,“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手里拿着东西呢。”杨涵翔晃了晃手中的牛奶,“真不错,我在冰箱里还发现了一盒这个,算你命好,还有一天就过期了。”
  
      荣思辛嘴角抽动了下,“马上就过期了,我不喝,你爱喝你喝。”
  
      “是要过期了而不是已经过期了。吃点吧,等我衣服干了,我出去给你买,我算了下,咱们还有三天就能回国,我把这三天的备足了,这样你啥时想吃,我啥时就能给你做。”
  
      “我又改主意了,不回去了。”
  
      杨涵翔笑着把鸡蛋和牛奶放在茶几上,“你的主意随时都可以改。但是三天后,我肯定把你带回去!”
  
      荣思辛微蹙了下眉头,“你凭什么这么霸道!”
  
      “就凭你将来是我的!”
  
      荣思辛抬脚给了他一下,“想都别想,我才不会嫁给你这个鼻涕鬼呢!”
  
      杨涵翔笑道:“我是鼻涕鬼,那你是什么。昨晚你的鼻涕都快流到我嘴里了。”
  
      荣思辛嚯的一下站了起来,“胡说八道!好好的我的鼻涕怎么可能进你嘴里。”
  
      杨涵翔笑着坐了下来,“看来你是喝断片了,把昨晚做的事都忘了。”
  
      荣思辛一怔,“我昨晚都做什么了?!”
  
      “你昨晚喝高了,抱着我一顿亲。”杨涵翔指了指自己的脖子,“你看看我脖子,都是你咬的。对了,你还说,我是个好男人,你一定要嫁给我,我怕你醒过来不认账,给你录音了,还发进群里让大家给咱们俩作证。”
  
      “啊!”荣思辛愕然的定在原地。
  
      “你要是不信就进去看看,昨晚群里都炸锅了,999+,你一点点的往上翻,肯定能找到。”杨涵翔说着站了起来。
  
      荣思辛拿起手机进了群,满群都在议论他俩的事,说的跟杨涵翔说的差不多。更可气的是,欧阳瑞泽生怕别人看不见她的丑态,还每隔一段时间转发下她喝醉后的照片。
  
      “杨涵翔,你是不是想死啊!干嘛把我照片发群里!”
  
      “我没发啊。”杨涵翔拿出手机看了眼,“这不是我拍的,你看看背景。”
  
      荣思辛看了看,这个背景还真不是她家的,好像是在三姑家的酒店,“这个混蛋!啥时偷拍的。”
  
      杨涵翔一张张的欣赏着荣思辛的照片,笑着说道:“看来你的酒量还真不怎样,喝一次多一次,瑞泽发的这些照片简直就是个合集。”
  
      “就你酒量好!”荣思辛气鼓鼓的关掉微信,“等我回家的,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到时候我陪你一起收拾他。”
  
      “关你屁事!”
  
      “我女朋友这么漂亮,他却给照的这么丑,我当然要收拾他了。”
  
      “少贫嘴!我才不是你女朋友呢!”
  
      “对,你不是我女朋友,你是我未婚妻,因为昨天,我已经答应你的求婚了。”杨涵翔笑着指了指牛奶和鸡蛋,“快吃吧,吃好了,你该上学去了。”
  
      荣思辛白了他一眼,“我今天没课!”
  
      “明天、后天呢?”
  
      “也没课。”
  
      “你是不是已经开始放假了,然后你骗我们,你没放假。”
  
      荣思辛点了下头,“你难得聪明一回……不是,你刚才说什么?说你已经答应我的求婚了?”
  
      杨涵翔一脸严肃的说道:“对啊,这么重要的事,你也忘了?进群自己看去。”
  
      杨涵翔说着快步进了卫生间,伸手拿下自己的自己。
  
      荣思辛站在外面吧嗒了下滋味,又拿起了手机进了微信群,她就不信,她真的跟那个大鼻涕鬼求婚了。
  
      可惜,群里那么多人说话,早就把杨涵翔说的话给顶没了,等杨涵翔出来了,她也没翻出他发的那条微信。
  
      “别看了,吃点东西,然后收拾下,十点咱们去机场。”
  
      荣思辛见他火急火燎的,气的瞪了他一眼,“你干啥啊!我都说不回去了。”
  
      “必须回去!”
  
      “不回我就把你绑回去。”
  
      “你敢!不是,你穿着湿衣服做什么,会生病的,赶紧脱下来!”荣思辛伸手抢过他的衣服。
  
      杨涵翔皱着眉头说道:“那我就光着去机场。”
  
      “你还跟我来劲儿了是不是!”荣思辛抬手拍了下他的脸,“进去拿着浴巾裹着点,送外卖的马上就到了。”
  
      “你定外卖了?”
  
      “嗯,要不然你饿昏了,我可拖不动你。”荣思辛拧着眉头接着翻看着微信,“你几点发的消息,我怎么到现在也没找到。”
  
      “我也忘了,我昨晚也喝多了。思辛,听我的,你以后还是少跟人出去喝酒,你是不喝正好,一喝就多,这是遇到我了,要是换了别人,就昨晚你对我做的那些事,一般人都受不了,万一出点什么事,哭都来不及。”
  
      荣思辛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刚要数落他几句,就听见了门铃声。
  
      杨涵翔要去开门被荣思辛一把拉了回来,“还是我去吧,你穿成这样就别给国人丢人了。”
  
      杨涵翔笑笑,端起牛奶和鸡蛋去了餐厅,等荣思辛把早餐拿回来,两人简单的吃了点。
  
      荣思辛等他洗碗的时候说道:“等衣服干了,我带你去大皇宫和玉佛寺转转。”
  
      “你要出去玩?”
  
      “什么叫我要出去玩,我是陪你出去玩!”荣思辛白了他一眼,“今天一天能把大皇宫附近的景点玩完,明天我带你去清迈,后天……”
  
      “后天那也不去,回家,大家都在家里等着你呢。”
  
      荣思辛挠了挠头,“我是真不爱回去。”
  
      杨涵翔刷碗的手微微一顿,“思辛,问你个问题,你能回我句实话吗?”
  
      “有屁快放,我这个人向来有啥说啥。”
  
      “粗鲁。”杨涵翔关掉水龙头,看向她,“你不回去是不想看见瑞霖和珂珂吗?”
  
      荣思辛噗嗤笑出了声,“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么!”
  
      “那你为啥不爱回家?”
  
      荣思辛撇了撇嘴,“我不回家就是不想看见你!”
  
      “我有那么讨厌?”
  
      “你原本是不讨厌的,可我爸妈非要把我嫁给你,然后你就变的十分的讨厌了!”
  
      “就你这脾气,我还没嫌弃你,你倒嫌弃上我了。”杨涵翔擦了擦手,“讨厌你也将就吧,除了我没人敢娶你的。”
  
      “没人敢娶不是更好,我还乐的逍遥了。”荣思辛哼了一声回了大厅,她伸手摸了下衣服,撅着嘴嘟囔了一句,“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干。”
  
      荣思辛把衣服拿进卧室,没一会儿她换了套衣服拿着手机走了出来。
  
      杨涵翔狐疑的看着她,“干嘛去?”
  
      “不爱跟你呼吸同一个空间的空气,出去逛逛。”荣思辛不等杨涵翔说话,推门走了出去。
  
      杨涵翔轻勾了下唇角,他这次来,荣思辛嘴上虽然还不饶人,可她对自己的态度却跟从前不一样了,最起码她不再横眉冷目的对自己,而且还能给自己买早点还要带自己出去玩。
  
      杨涵翔想到这,顿时有了动力,起身收拾起了房间,房间刚收拾完,荣思辛便拎着几个袋子走了进来。
  
      杨涵翔连忙接了过来。
  
      “白袋子里的是给你买的衣服,你拿白袋子就行,赶紧换衣服去,出去晚了,黑天前回不来。”
  
      杨涵翔眼中瞬间升起了两团火苗。
  
      荣思辛白了他一眼,“干啥啊!难不成还想吃了我?”
  
      杨涵翔嘿嘿笑道:“不是,我是没想到你会给我买衣服。”
  
      “你想多了,一会儿记得还我钱。”荣思辛撇了撇嘴,把那个黑袋子拿了过来。
  
      杨涵翔笑问道:“没问题,我给你十倍的钱。黑袋子里的东西不是给我的?”
  
      “黑袋子里的是这两天吃的东西。”荣思辛拎着袋子进了厨房。
  
      两天!杨涵翔一听就乐了,她只买了两天的吃的,那意思,她要跟自己回去了。
  
      杨涵翔傻笑了会儿这才换衣服。
  
      荣思辛放好食物走了出来,“鼻涕鬼,问你一个问题呗。”
  
      “说,别说一个就算十个我也愿意回答。”
  
      “那么多好人家的孩子,你为啥偏偏看上我了。”
  
      “这个还真没法回答,怦然心动这个词你知道吧,我跟你说,长这么大,我只对你怦然心动过。”
  
      “呵呵……”荣思辛冷笑了声,“说谎都不会说,我脾气坏,长得又没有伊诺和迪霏好看,你凭啥只对我一个人怦然心动。”
  
      “我说的都是实话,不信拉倒!”杨涵翔很是严肃的说道:“荣思辛,你的确不完美,可你的不完美让你更真实,我喜欢仗义,率真的你。”
  
      荣思辛耷拉着嘴角看了他一眼,“咱能把裤门先拉上,再说话么。”
  
      “光屁股一起长大的,你还怕这些?”
  
      “你光屁股长大的……你不仅光屁股,你还流鼻涕。”
  
      “好的不记,专记这个。”杨涵翔拉上裤门,笑着说道:“我可以了,咱们出发吧。”
  
      荣思辛见他衬衫领子歪了,抬手给他整理了下。
  
      杨涵翔整个人都僵住了。
  
      荣思辛却跟没事人似的整理完他的衣领把车钥匙丢给他,“我的司机形象必须好,这要是看见了熟人,你可不许给我丢脸。”
  
      本来是句玩笑话,可这句话很快便变成了事实,荣思辛做梦也没想到,竟然在大皇宫看见了查侬。
  
      这孙子结婚后收敛了不少,可他老婆把孩子生下来后,他又登上了各大报纸的头条。
  
      听说最近跟一个女明星走的很近,没想到,他胆子这么大,竟然带着那个女明星来了大皇宫。
  
      她看见了查侬,查侬也看见了她。
  
      查侬一脸憎恶的瞪了荣思辛一眼。
  
      荣思辛怎么可能忍着,迎着他就过去了。
  
      杨涵翔见她气鼓鼓的冲了过去,怕她吃亏,连忙跟了过去。
  
      荣思辛指着查侬的鼻子吼道:“孙子,你在瞪我一眼,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睛!”
  
      “在我的地盘上你也敢撒野,是不是想找打啊!”查侬想起她揭自己老底的事就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要推开荣思辛。
  
      可他的手还没碰到荣思辛的胳臂,杨涵翔的手已经到了,他伸手便抓住了查侬的手,微微一用力,查侬便叫出了声。
  
      “我警告你,你要是敢碰我的女人一根汗毛我就废了你的手!”
  
      霸气!荣思辛笑着看向杨涵翔,她才发现他原来是这么帅!
  
      “放开我!”一个拿手术刀的手被一个拿枪的手捏着,查侬疼的满脑门是汗,可就是这样,他还不肯服软。
  
      那个女明星见查侬被欺负了,转身看向自己的保镖,她这一看,当时便傻了眼,她的四个保镖都被人拿着枪指着头。
  
      “你们要做什么!”女明星大惊失色的吼道。
  
      “这话该我问你吧!”查侬的妻子从人群后走了出来,“大白天的你们俩招摇过市,你们俩要做什么?”
  
      查侬听到妻子的声音,连忙哀求的看向杨鸿翔,“我向你保证,以后看见荣思辛,我绕着走。”
  
      杨涵翔偏头看向荣思辛,“怎么处理他你说了算。”
  
      荣思辛冲着查侬妻子那个方向努了努嘴,杨鸿翔会意,伸手把查侬推向他的女人。
  
      查侬的妻子还真不是善茬,伸手就给了查侬一巴掌,“我看你是消停不了了,是不是还想让你舅舅关你几个月!”
  
      查侬揉着脸四下看看,见看热闹的人越围越多,拉着她就想走,“别在这丢人现眼了,回去再说。”
  
      查侬的妻子当时便瞪圆了眼睛,“天天上头条,你都不怕丢人,我怕什么!你们几个给我打,她不就仗着自己长了一脸好看的脸么,今天你们几个一定要把她的脸给我打烂!”
  
      查侬的妻子一声令下,她的手下便把那个女明星踢翻在地。
  
      查侬刚表现出点心疼的意思,脸上便又挨了一巴掌,“不想再开战,你就老老实实的在这给我看着!”
  
      荣思辛撇了撇嘴,拉着杨涵翔去了别处。
  
      “怎么走了?我以为你会看热闹。”杨涵翔笑问道。
  
      “看着他我就恶心。”荣思辛笑着晃了晃两人紧握着的手,“今天你可算像回爷们了。”
  
      “什么叫像,我本来就是!”杨涵翔还想为自己辩白几句,手机便响了。
  
      他拿出来看了眼,见是欧阳瑞霖打来的,笑着按了接听键。
  
      “瑞霖哥,有事啊?我跟思辛在大皇宫玩呢。”
  
      欧阳瑞霖听说荣思辛在她身边,立时压低了声音,“涵翔,东西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什么要我给你传过去。”
  
      杨涵翔偷看了荣思辛一眼,笑着说道:“中午我跟思辛要去吃饭。”
  
      欧阳瑞霖会意,他这是想让自己中午给他发过去,“不耽误你们玩呢,先挂了。”
  
      “再见瑞霖哥。”
  
      “再见。”
  
      中午欧阳瑞霖把剪接好的录音给杨涵翔传了过来,下午就用上了。
  
      下午两人在大佛寺玩累了,坐下来休息的时候,荣思辛跟杨涵翔要来手机。
  
      “屏锁密码。”
  
      “你生日。”
  
      荣思辛嘴角抽动了下,输入密码打开手机。
  
      杨涵翔笑问道:“你要看什么?”
  
      “我都想了大半天了,越来越觉得我不会跟你求婚,你把录音放在哪了?”
  
      杨涵翔伸手点了两天,荣思辛刚听了两句,便把手机塞给了他,她是真的没法听了,原来自己真的向杨涵翔求过婚!
  
      杨涵翔笑着给欧阳瑞霖发了个胜利的手势后,追上了荣思辛。
  
      欧阳瑞霖看了眼手机里的信息,笑着对廖雪珂说道:“成了,咱们就等着听好消息吧。”
  
      廖雪珂笑着给他倒了杯水,“难得你这么热心的给人当红娘,是不是心里多多少少的还有点愧疚?”
  
      欧阳瑞霖勾唇笑笑,“谈不上内疚,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她是我妹妹,我希望她能得到她应有的幸福。”
  
      “你觉得涵翔能给她想要的幸福吗?”廖雪珂笑问道。
  
      欧阳瑞霖笑着说道:“能,涵翔是跟在我屁股后面一起长大的,我了解他,他脾气温和,和思辛的火爆脾气正好是个互补,但是他也是个有原则的人,即使他很爱思辛也不会纵容她。”
  
      “那就好,我也是真心希望思辛能幸福,要不让,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你内疚什么,你又没抢她的男朋友。”
  
      “可她毕竟爱了你那么多年。”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如果我为了可怜她而娶了她,那才是害了她。”欧阳瑞霖笑着拉过廖雪珂的手,“别胡思乱想了,我过几天就又要走了,今天好好陪你一天。”
  
      廖雪珂刚想应声,手机突然响了。
  
      还没等她接电话,欧阳瑞霖拿起车钥匙便拉着她往外走。
  
      廖雪珂看了眼号码笑问道:“你要带我去哪?”
  
      “送你回局里,电话一响就有任务,你现在比我还忙。”
  
      “谁说电话一响就有任务。”廖雪珂笑着拉住他,“我金枝妈妈的电话,估计是想你了,想让你去我们家。”
  
      欧阳瑞霖长出了一口气,“那你赶紧接,别让金枝妈妈等急了。”
  
      廖雪珂站在门口接通了电话,她听桑金枝说完后抬眸看向欧阳瑞霖,“和我猜的一样,你有时间去我们家吗?金枝妈妈给你做好吃的。”
  
      欧阳瑞霖笑着点了点头,“有时间。你问问金枝妈妈家里还缺什么不,我们帮她带回去。”
  
      桑金枝在那边便听到了欧阳瑞霖的话,连忙笑着说道:“不用,家里什么都不缺,就缺你们俩。”
  
      廖雪珂笑着把桑金枝的话重复了一遍。
  
      欧阳瑞霖笑道:“跟金枝妈妈说,咱们这就过去。”
  
      廖雪珂跟桑金枝说完,两人又回屋跟修雅茹说了声,这才上车出了大院。
  
      车开了一半,廖雪珂的电话又响了,廖雪珂拿起电话看了眼,诺诺的说道:“瑞霖,对不起,你还是把我送局里吧。”
  
      欧阳瑞霖脸上的肌肉微微一僵,打着转向把车开进了辅路。
  
      廖雪珂接完电话,一脸内疚的看向他,“接到举报,山海县有疑似被拐卖的儿童,我可能要出去几天。”
  
      欧阳瑞霖看了她一眼,“那得回家拿几件衣服。”
  
      “不用,我们在局里都有行李箱,拎着包随时都可以走。”
  
      “要走几天?”
  
      “不好说,顺利的话一两天,不顺利的话一周都回不来。”
  
      “你要是一周内还回不来,我就得走了。”
  
      廖雪珂的眸子微微一暗,紧紧的握住了欧阳瑞霖的手,“送我到局里后,你直接回家吧,陪陪爷爷和奶奶,要不然,你这一走就是好几个月,他们会想你的。”
  
      “我先去看看金枝妈妈他们,然后再回家……用我送你去车站吗?”
  
      “我们开车去,不用你送我。”
  
      欧阳瑞霖紧紧的握住了方向盘,心中有太多的不舍,可他却不能说出来。
  
      他们俩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相聚的时间却少之又少。最令人无奈的是,有时候,他刚回来,连人影还没看见呢,她就出发了。
  
      “瑞霖……”廖雪珂欲言又止。
  
      欧阳瑞霖笑笑,“要说什么?”
  
      “我觉得特对不起你,我爸妈一直想让我换个工作,可我却舍不得。每次帮那些被拐的孩子找到亲生父母,我都特有成就感。”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想做就做吧。再说,我一年在家也待不了几个月,让你什么都不做,就整天的傻等我,我会更内疚的。”欧阳瑞霖看了眼窗外,苦笑道:“我都开四十迈了,结果还是到了。”
  
      “我尽量早点回来陪你。”廖雪珂很是内疚的说道。
  
      欧阳瑞霖轻勾了下唇角,把车停了下来了。
  
      廖雪珂忍着眼中的泪水,推开车门想下车。
  
      欧阳瑞霖一把拉住她,笑着说道:“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廖雪珂一愣,随后便反应了过来,她往欧阳瑞霖这边挪了挪,吧唧亲了下他的脸颊。
  
      欧阳瑞霖抬手扣住她的头,俯身吻上她的唇。
  
      两人难解难分的缠绵着,要不是有人敲门他们俩还舍不得分开。
  
      廖雪珂红着脸看向窗口,她的同事笑着说道:“我是实在不想打扰你,可是任务有点急,就差你一个人了。”
  
      廖雪珂紧抿着唇推门下了车。
  
      欧阳瑞霖笑着看向那个大姐,“胡姐,我可把我媳妇儿交给你了,照顾好了,回来我请你吃饭,照顾的不好,那你可就得请我吃饭了。”
  
      胡姐笑着说道:“不管我照顾的好与不好,等我们回来了,我都得请你吃一顿,要不然,总吃你的饭,我都不好意思了。”
  
      欧阳瑞霖轻勾了下唇角,“你这么说可就太见外了,我一年才回来那么几天,好像也没请你吃几顿。”
  
      胡姐低叹了一声,“你们俩总见不面也不是个事啊!”
  
      廖雪珂拉了下胡姐的手,“胡姐,车出来了,咱们该走了。”
  
      “走!”
  
      欧阳瑞霖从车上走了下来,“珂珂,你的行李箱还没拿呢。”
  
      胡姐笑着说道:“你的心可够细的!我们都替珂珂拿了,你回去吧,开车慢点。”
  
      廖雪珂很是不舍的看了眼欧阳瑞霖,拉开车门上了车。
  
      欧阳瑞霖快步走到车旁,“珂珂,到了地方,要是方便的话给我打个电话。”
  
      “好。你回去吧,路上注意点安全。”廖雪珂把手伸了出来,紧紧的握了下他的手,复又松开。
  
      欧阳瑞霖恋恋不舍的往后退了一步,给车让出了通道。
  
      车缓缓开了出去,廖雪珂都看不见欧阳瑞霖的人影了,还舍不得收回视线。而欧阳瑞霖则一直如雕塑般的笔直的站在原地,遥望着车开走的方向。
  
      车上的人看着他们小两口这么难舍难分的,都有点不忍心再看下去。
  
      队长低叹了一声,“珂珂,要不换个人去吧。”
  
      廖雪珂收回视线,看向队长,“不用,要是有人可换,您就不会这么急着叫我过来了。”
  
      “还真让你说对了,局里实在没人可派了。大家都在忙案子,这群坏人什么时候才能抓完。”
  
      廖雪珂用力的捏了下手指,“咱们加大力度,早晚有一天会抓干净的。”
  
      队长笑着说道:“早点抓完,你就可以有属于自己的假日了。到时候,你好好陪陪瑞霖。”
  
      廖雪珂苦笑了声,“我倒是想陪,那也要他有时间,再过几天他又要走了。”
  
      队长低叹了一声,“我们几个刚才还在说你和瑞霖的事,总这样也不是法,要不你去内勤吧!”
  
      “暂时先这样吧,我想趁着年轻,在多干几年。”
  
      “那就等你和瑞霖结婚的时候再说。”
  
      “瑞霖说三十岁之前不考虑这个问题。”
  
      “他可真敢说,你公公要是知道了,还不扒了他的皮。”胡姐在一旁笑着接了话,“早就听说你公公脾气暴,那天我可是见识到了,暴跳如雷的把你家小叔子臭骂了一顿,没把我吓死。”
  
      廖雪珂狐疑的看向胡姐,“这是啥时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就上次瑞霖请我们几个去你三姑那吃饭,你公公就在隔壁,他看见你小叔子又没上学,进屋就发火了。”
  
      廖雪珂无奈的摇摇头,“瑞泽这小子也真是的!”
  
      “阿嚏——”欧阳瑞泽毫无预警的打了个喷嚏。
  
      格瑞斯很是嫌弃的瞪了他一眼,抬手擦了下脸上的吐沫星子,“非要洗凉水澡,感冒了吧!还是让阿姨给你看看吧。”
  
      “你傻啊,去我妈那,我妈就知道咱俩逃学了。”
  
      “我下次可不跟你出来了,这半天过的胆战心惊的。”
  
      “这是西城,离他们那么远,他们又看不见咱们俩,你怕啥。”欧阳瑞泽抬手招来一个侍者,“我有急事,麻烦你帮我催下单。”
  
      “好的先生。”侍者应声去了后厨。
  
      格瑞斯给他的杯子里倒了点水,“你这么急做什么?”
  
      欧阳瑞泽笑着说道:“下午要见一个客户,然后咱们就又有钱了。”
  
      “你又不缺钱,干嘛还要接活?”
  
      “谁说我不缺钱!我养着你们好几个呢,没钱能行么。”
  
      格瑞斯噗嗤笑出了声,“其实谁也不用养,是你非要给我们钱花。你先坐着,我去对面给你买盒感冒药。”
  
      “我没感冒,估计是老头子又再骂我。”
  
      “你以后别总气叔叔了。”
  
      “我保证今天是最后一次,要不然我也不能带你出来。”
  
      “嗯?啥意思?”
  
      “以后这个客户你帮我见,接下来的几个月我要闭关突击下学业,然后我就可以拿到硕士毕业证。”
  
      “你的意思是,让我以后逃学出来替你见客户?”
  
      “你的学校管的不严,我尽量安排你没课的时候出来替我接单。”
  
      格瑞斯嘟了嘟嘴,“你可真行!硬是把我拖下水。”
  
      “小样儿!嘴撅的都能栓头驴了。”欧阳瑞泽笑着按了下她的嘴唇。
  
      格瑞斯拉下他的手,笑着说道:“正好把你栓上,省的你没事就尥蹶子。”
  
      “你再说我是驴,我就咬你!”欧阳瑞泽作势要咬她,嘴眼看着就凑到格瑞斯的脸上了,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欧阳瑞泽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格瑞斯吓了一跳,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那不是伊诺吗?她怎么也逃学了?”格瑞斯狐疑的问道。
  
      “还用问,肯定是荣士轩那臭小子把我妹妹带坏了,你坐着我去把他抓回来。”
  
      欧阳瑞泽说着便出了门。
  
      格瑞斯怕他跟欧阳伊诺打起来,连忙追了出去。
  
      欧阳伊诺刚进一家专卖店,才看了一眼t桖,肩头上便挨了一巴掌。
  
      欧阳伊诺扭头看了过去,一见是二哥,小脸儿立时便沉了下来,“欧阳瑞泽,你怎又逃学……格瑞斯,你也逃学!”
  
      “你还好意思问我们,你不是也逃学出来了么!”欧阳瑞泽拉了下她的马尾辫,“跟我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欧阳伊诺反手狠狠的拧了下他的手臂,“一,我没逃学。二,你本身就是个逃学的,有啥资格收拾我!”
  
      “今天周二,你不是逃学是什么!”欧阳瑞泽没好气的吼道。
  
      “哼!一点都没关心我,我今天刚拿到硕士毕业证,导师给我放了一天假,全家人都知道的事,怎么就你不知道!”
  
      欧阳瑞泽狐疑的看向格瑞斯,“有这事?”
  
      “我好像听伊诺说过,刚才被你气忘了。”
  
      欧阳伊诺踢了下欧阳瑞泽的裤管,“你说,你干啥又逃学!”
  
      欧阳瑞泽撇了撇嘴,“谁说我逃学,我是出来学习的。你怎么溜达到这来了?”
  
      “你们不都爱穿这里的t恤么,我过来给你们买,这也有错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